疯狂的论文抄袭:两硕士毕业生论文抄袭同一篇

赵君瑞论文(右)总结第一段、第二段(颜色突出部分)同样摘抄自陈小平论文(左)。

半岛都市报3月23日讯(记者 何利权) 近日,中国石油大学(华东)一名研究生王勇(化名)向半岛都市报爆料,其在查询资料过程中发现3篇高度相似的硕士学位论文,题目分别为《等离子割炬设计》《等离子割炬冷却系统分析》《水下等离子割炬体的设计研究与应用》。

记者随后在中国知网数据库中找到了这三篇论文,其中《等离子割炬设计》为安徽理工大学机械制造及其自动化2006届硕士毕业生陈小平所著,另外两篇论文均出现了不同程度抄袭陈小平论文的情况。其中沈阳工业大学机械工程专业2008届硕士毕业生许维革的论文中,摘要及其英语翻译、目录、正文、参考文献等内容,几乎全文抄袭陈小平论文,就连英文翻译中出现的时态错误都照抄不误;而吉林大学机械工程专业2009届硕士毕业生赵君瑞的论文中,最为关键的第二章、第三章与陈小平、许维革两人论文内容高度一致,仅在数据和排版上有所变动。

“许维革论文抄袭率高达90% 以上。”爆料人中国石油大学(华东)研究生王勇告诉本报记者。王勇去年争取到了学校硕博连读机会,最近忙于“等离子割炬”相关方向的课题研究,偶然间发现了这起抄袭事件。至于赵君瑞的论文,王勇说,原创部分都是跟论文主题关系不大的内容,比如,正文第一章主要介绍了“等离子切割”的概念及国内外发展情况,属于原创,“基本上是凑起来的”;第四章“水下等离子割炬体应用与实验研究”看起来与论文标题密切相关,但在整篇论文67页的篇幅中仅占10%,并非核心内容。

此外,王勇还告诉记者,即便是成文时间最早的陈小平论文,也有多处“令人感觉不大对劲”的地方。王勇表示,陈小平论文中有一部分附图属于扫描图片,这在严肃的硕士论文中极不正常,“如果是自己做的图片,放电子版就行了,干嘛要打印出来,再扫描一遍,截图后放进论文里面?”

“这几篇论文在知网上的下载量都挺高,很难想象抄袭来的论文能在学术网站上大行其道。”王勇告诉记者,他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站出来揭露这些“污染学术和知识”的行为,让抄袭者得到惩罚。

最近一段时间,媒体已揭露多起硕士论文抄袭事件,包括最近安徽大学发生的一起“疯狂抄袭”:除一个单词外,其他一字不差。

3月1日,全国人大常委、全国人大科教文卫委员会副主任、致公党中央副主席严以新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论文抄袭要严肃对待,“从法律层面予以惩处”。“最近通过修改的《教育法》当中,对考试作弊有非常严厉的描述和非常严厉的惩处。我想抄袭应该和考试作弊是同等类型的。”

有媒体近日报道吉林大学应用数学专业2008届硕士毕业生李锐的《基于近景摄影测量和模式识别技术的直升机落点位置自动测量研究》、吉林大学软件工程专业2007届硕士毕业生周松的《辽宁地税征管系统稽查模块的设计与实现》两篇硕士学位论文后,吉林大学启动了相应调查处理程序并作出了处理决定,涉事者被取消硕士学位,导师也受到了相应处罚。

本报记者对比发现,在论文的“摘要”方面,许维革一字不差地抄袭了陈小平论文,英语翻译同样如此,包括一处英语时态错误:“willbe”用成了“were”。

“关键词”略有不同,陈小平论文是“等离子切割;等离子割炬结构设计;COSMOS/FloWorks;流场分析”,许维革论文中则是“等离子,割炬,流场分析,热—流祸合分析”。

而对比两人论文“目录”,记者发现许维革论文与陈小平论文结构高度相同,同样分为5个章节,标题一致,包括“绪论”“等离子割炬结构设计”“喷嘴与电极冷却水道流场仿真分析”“喷嘴与电极热—流祸合分析”“总结”等5章内容,每个章节下面的小标题也完全一样。唯一的区别在于,陈小平有“引言”“附录”“作者简介及科研成果”等内容。

在接下来74页的正文中,许维革将陈小平原论文中的“引言”部分删去,仅留下最后一段内容,与陈小平论文“绪论”部分“组装”,改头换面之后,成为自己论文的“绪论”部分。

其他正文内容则完全一致,包括文字表述、标点符号与文章分段,实验次数在内的实验数据,93张论文附图(图说及编排位置略有不同),以及55个参考文献。

许维革论文中这种“伪装”在后面仍有体现:他删掉陈小平论文“总结”部分的前两段,后面5个段落全部照搬;两篇论文“致谢”虽有不同,但许维革仍使用了陈小平论文中“本学位论文是在导师曹云露教授的悉心指导下完成的,从论文的选题到完成,导师都花费了较大的精力,并为本论文的完成提供了尽可能多的方便与条件”一句,只是将导师名字改为“杨林”。

3月22日,记者联系到许维革本人,他对此事回应称,“只是参考了一下……别再报道了吧,对学校影响不好……我是在职(研究生),学校要求不是很高。”许维革告诉记者,研究生期间自己没怎么呆在沈阳工业大学,“一直在单位上班”,临毕业前才去学校答辩,“很仓促”,沈阳工业大学也未指出任何问题。

相比于许维革论文“简单粗暴”地抄袭,赵君瑞在《水下等离子割炬体的设计研究与应用》一文中的抄袭做得更为隐蔽。

赵君瑞论文共有三个部分,抄袭主要发生在最为核心的部分:从正文第二章第二部分“计算流体学”开始,到第三章最后一部分“本章小结”结束,近40页的内容几乎原文照抄了陈小平论文的第三章、第四章,仅仅在一些“细节”上动动手脚:将一些段落进行合并,部分图文顺序重新编排,以及对所抄论文的实验数据进行轻微改变。

比如,在陈小平论文“3.3.2结构1改进电极冷却水道流场仿真分析”中,第二段、第三段内容为“边界条件和求解设置同上,只要改设最小间隙为1 mm ,最小 壁厚为3.2mm,对简化模型进行仿线次的迭代计算,目标收敛”。

而在赵君瑞论文“2.4.2结构1改进电极冷却水道流场仿真分析”中,这段话的实验数据有了变化,最小壁厚3.2mm 成了3mm ,迭代计算次数由105次变成了98次,其他内容则相同。类似的改动在整篇论文中至少有25处。

另一处明显的“抄袭”出现在“总结”部分,通过对比可以确定,赵君瑞论文“总结”第一段、第二段同样“摘抄”自陈小平论文。

论文“致谢”环节显示,就读硕士时,赵君瑞为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。

记者未能联系到赵君瑞本人。记者致电其导师徐知行教授被拒接,截至发稿前未获回应。